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“阿黄,你可是将我的仙人酿喝了个精光?”北堂从后院走了出来,手里拎着几个酒坛子。

  净寒,玄文两位仙君在石桌边坐着,同我对了个正着。北堂出来的方向有些偏,我和他之间还隔了些琼树花枝。

  隐约间,能大约看清北堂的轮廓。

  今日,他似是穿了件淡紫色的纱袍。纱袍如烟似雾,托着的一片墨发像极了天上的浮云朵朵,好看又夺人眼球。

  我一时有些看呆了去,竟忘了同北堂说话。

  “北堂,这几日怎的没见你的好友小六?”净寒仙君一脸清淡的笑,暗地里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带了几分调笑。

  玄文仙君淡淡喝了口仙人醉,拿折扇往阿黄头上一敲,可任谁都能看出那手上力道极小,这动作落在旁人眼里倒更像是温情款款的宠溺:“阿黄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。”玄文仙君抬手又喝了口酒,眼角的余光瞧瞧瞥了我一眼,眼底带笑,“你看北堂待那小六的态度就该知道,北堂不只拿那人当朋友。”

  净寒仙君立马咧嘴笑了笑,顺着玄文仙君的话往下接:“也对,也对,此事还是玄文你看得清楚些。”净寒仙君把边上一盏茶往玄文跟前推了推,“玄文,酒喝多了伤身,来,喝些茶水。”

  玄文仙君接过茶喝下,眼角带着淡淡的笑。

  “阿黄,玄文,你们两人在这一唱一和倒是应了凡间那句话。”

  净寒仙君带了些兴致:“哪句话?”

  北堂爽快笑了两声,我虽看不清他的面容,却能听出眼下他心情定是极好,他一字一顿道:“夫……唱……妇……随……”

  两位仙君也不恼,相反的玄文仙君还特意为净寒仙君也倒了杯茶推了过去:“阿黄,你也喝些茶去去身上的酒气。”

  净寒仙君眉眼弯起,望着玄文的眼神极为温和:“好。”

  北堂将拎来的酒坛子往石桌上一放,神色淡淡的:“你们两个可以了,在我这个孤家寡人面前上演这你侬我侬的戏码,是存心让我添堵么?”

  净寒仙君笑得畅快:“北堂,你这话说得不对。你不是对那个小六很不一样么?这几万年来我从来都未见你对谁这般上心过?那日你瞧人家小六的神情我和玄文可是都看到了,现下你就是矢口否认我们也是不信的。”

  “矢口否认?”北堂被净寒仙君问得笑出声来,“为什么要否认?我本来就喜欢小六。”

  玄文含笑朝我望了过来,我下意识就要逃,玄文仙君一句话让我僵在原地,一动也不能动。

  “小六,你可听到了?北堂说他喜欢你。”

  北堂察觉那里不对,他疾步从琼树后头走了出来。四目相对,我顿觉脸上发烧,思来想去终是不知要说些什么,索性就什么也没说,只是杵在原地。

  北堂目光有几分不自在,他慢慢踱到我跟前,就这般静静将我望着。身上的紫色纱袍随风片飘飘荡荡,却漂不走他眼底的那份专注。

  对,他看我的目光十分专注,像是生怕自己一眨眼我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桌边的那两位拂袖起身,走到我两人跟前,净寒仙君一脸我很识相我这就走的模样:“北堂,我们就先回了,你和小六好生说说话。”

  北堂点了点头,没有什么多余的话。

  大门开了又合,院子里重新安静下来,被一种极为不正常的静谧所充斥着。

  “小六,你怎的来了?”我不说话,北堂就率先开了口。

  是时,我正佯装侧头看着树上的琼花分散一下杂乱的心绪。被他这么一问,也忘了同他别扭。坏了!险些忘了要紧事:“星君,想必黑无常的事你也听说了,我这次来就是想请星君在玉帝面前帮忙给求个人情。”

  北堂应是瞅着我言语分外诚恳,他听罢,十分欢喜,眼底有亮光一闪而过:“既然小六拿我当自己人,这个忙我自然是要帮的。”

  说到自己人,我总忍不住想起方才北堂说的那句话,他说他本来就喜欢我。

  什么时候的事?他怎的不知道?

  “不知星君可否行个方便,安排我们同黑无常先见上一面。”

  北堂笑得爽朗:“好。”

  琼花树下,他满足的笑浸了几分花香,看着,分外养眼。

  北堂转身往外走去,我连忙跟上,不知为何,他忽地止住了步子,我一时跟得急没停稳,头直接撞到了他背上。

  火辣辣,一阵生疼。

  “小六,你没事吧?”北堂急得额头都冒了汗,看来是真着急了。

  我捂着嘴,摇了摇头。

  北堂不放心,拿了我的手来看,眼神立即暗了下去:“小六儿,你嘴巴破了!”

  我伸出舌尖舔了舔,果然有血腥的味道,不过伤口不深,不是什么大问题:“小伤,无妨。”

  “小六……”

  觉着北堂的声音似乎低沉不少也沙哑了不少,我抬头去看,便看到了他那深沉如海的眸子。他的眸子太过深邃,仿佛要将整个人给吸进去:“小六,你可知,你方才的动作是在挑衅我的耐力?”

  虽不知北堂为何会忽然变成这幅模样,但听他的语气他似乎忍得十分辛苦,我有些同情他:“既然忍得辛苦,那星君就不必忍了。”

  北堂眼底忽地一片亮堂:“小六此话当真?”

  他这般问着,还未等我回话,一张俊脸就凑了上来,在我额头轻轻一那点,然后依次是脸颊,鼻尖。眼看着事情以一种自己无法预料的趋势疯狂蔓延,我及时掐断了作乱的火苗,稍一侧头,躲开最后那一点。

  “嗯。”那一下正巧落在锁骨之上,陌生的触感引得我浑身颤抖,情不自禁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。

  与北堂目光蹭在一处,我迅速往后退了几步,别开头去,声音中带了些冷意,还有那么些局促:“星君这是做什么?”

  北堂似乎也被自己方才的行为所震惊,他轻咳了两声,笑道:“不是小六不让我忍的么?”

  我若是知道你说的是这个,才不会自己挖坑作践自己?

  “何况,听小六方才的声音似乎并不讨厌……”

  “星君,请自重。”说罢,不管三七二十七径自出了北堂的院子。

  北堂这人,实在轻浮。

  “小六,你嘴怎么了?”阎罗王不知何时来了北堂的住处,此刻正站在门外等着。

  我擦擦嘴角,淡淡道:“无事,地君放心。”

  “都怪我动作太突然才伤了小六,以后我会注意分寸的。”

  指腹擦过唇瓣,是一种自己从未体验过的陌生触感,麻麻的,酥酥的,却并不讨厌。

  阎罗王看看北堂又看看我,像是想起了什么忽地瞪大了双眼:“小六,你和北堂星君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突然反应过来阎罗王指的是什么,我立即拉下一张脸瞪了北堂一眼,北堂默默收回了手:“不是。”

  “哼,是么?”白无常冷哼一声,“嘴都咬破了还不承认么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